唐 袁天罡 李淳风著 金圣叹批注

        金圣叹序
          
        谓数可知乎,可知而不可知也。谓数不可知乎,不可知而可知也。可知者数,不可知者亦数也。可知其所不可知者数,不可知其所可知者亦数也。

        吾尝仰观於天,日月星辰犹是也;俯察於地,山川草木犹是也。我所亲见之天地,非犹我所未亲见之天地耶。然不得谓我所未亲见之天地,即为我所亲见之天地。天地自天地,而我异矣。我自我,两天地异矣。我生以前之天地可知也,可知者数也。我生以後之天地不可知也,不可知者亦数也。有生我以前之天地,然後有我生以後之天地,此可知其所不可知者数也。我生以後之天地,岂不同於我生以前之天地,此不可知其所可知者亦数也。数之时义大矣哉。转自:推背图研究 2849 http://www.tuibeitu.net/

        唐臣袁天罡、李淳风着有「推背图」,父老相传,迄未寓目。壬戌之夏,得一抄本,展而读之,其经过之事若合符节,其数耶,其数之可知者耶,其数之可知而不可知而可知者耶。

        玩其词,参其意,胡运不长,可立而待,毋以天之骄子自处也。

        癸亥人日 金喟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