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象:李希烈祸乱大唐的预言

第八象 辛未 坤下離上 晉

谶曰:
攙枪血中土,破贼还为贼
朵朵李花飞,帝日迁大吉
颂曰:
天子蒙尘马首东,
居然三杰踞关中。
孤军一注安社稷,转自:推背图研究 10046 http://www.tuibeitu.net/
内外能守手臂功。

这一象最是好玩,好玩就好玩在图画中的三个人物,巧极了,德宗一上台,还真碰到这么三个人。
这三个人分别是李希烈、朱泚和李怀光。
三个大男人没什么好玩的,好玩的是他们的姓氏,都跟这一象沾上了点边。
朵朵李花飞,谁都能猜到这是在说姓李的人,攙枪血中土,这个血是红色的,自古朱红同色,于是朱泚就隆重浮出水面。
但一开始这几个家伙都不在水面上,都在水面之下,那是什么原因让这三个家伙都浮了上来呢?
这个就要从德宗的为人说起了,德宗这个人,乃当世第一惹事高手,特别能惹事,但大凡惹事高手,处理起事来却都是庸手,这样的人做个老百姓倒也罢了,最多不过是惹出事来让人狠揍一顿,连累不到别人。但德宗却坐到了皇位上,于是他就成了惹事天子。
解决事情需要助手,惹事的人同样也需要助手来帮他惹事,于是德宗就千挑万挑了一个怪物跟他做搭档,和他一起惹事。
这个怪物的名字叫卢杞。

说到卢杞,大家应该不陌生了,他在本书的第六象中露了一个小丑脸,没错,就是那个丑得让郭子仪都害怕的人,而且当时郭子仪断言此人如此之丑,以后肯定会当宰相。
郭子仪真是一张臭嘴,让他一说一个准。
丑得别出心裁别具一格的卢杞做了宰相,正式开始着手祸害大唐江山。此人貌丑心残,但凡有谁招着他惹着他,他都记恨在心里,就等这时候报复呢。从他上台起,好多人就要倒霉了。转自:推背图研究 5814 http://www.tuibeitu.net/
第一个倒霉的是成德节度使李宝臣,但他倒的霉跟卢杞却没有关系,属于自己家特有之霉,这个老李特想长生不老,逮什么就乱喝一气,一不留神喝下了毒药,就此一命乌呼了。
李宝臣死在工作岗位上,他的儿子就写了封信给德宗,要求继承老爸的遗志,继续替皇上管理国家军队。
但是德宗却不允许。

那么德宗何以不允许呢?
好象没什么理由,而且德宗自己也没有什么候选人,估计他的想法就是让这些藩镇们一个个老死,却不让他们的后人接掌军权,这样天下的权力就会又回到他的手中来了。这种想法是唯一合情合理的,而且是把德宗当做一个正常人来推理的,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只能说他这人就是个特爱找别人别扭让别人不舒服的人。
李宝臣的儿子很不舒服。
于是李宝臣的儿子央求魏搏节度使田悦出面说情,田悦又拉上一个节度使,大家一起凑热闹,这么连搞了三次,德宗摆布了他们三次,说过了不行,就是不行,你田悦的面子算个屁啊,老子是皇帝,偏不卖你这个帐。
田悦等人很难过,说:领导如此不信任我们,不给咱们面子,那我们怎么办呢?要不咱们就谋反吧。
于是三镇遂反。
接着是四镇皆反。
德宗就派了淮西节度使李希烈顺便把这四镇灭掉,李希烈乐呵呵的赶去了,与四镇兄弟热烈会合,搞出来一个五镇皆反。
总之一句话,大家都不陪你德宗玩了,爱谁谁。

德宗好不闹心,就去找宰相卢杞商量。卢杞这时候正天天琢磨如何搞死以前得罪过他的名臣颜真卿,哪有心思管他这闲事?可看德宗那模样也太可怜,不帮他这个忙,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就建议道:解决这事太容易了,让颜真卿去他们那告诉他们别闹了,他们就会老实下来的。
还有这事?德宗表示怀疑:他们会听颜真卿的话吗?
不听怕什么?卢杞嫌德宗麻烦:就算他们不听,咱们也损失不了什么,万一他们要是听了颜真卿的话,咱们岂不是赚大发了?转自:推背图研究 3038 http://www.tuibeitu.net/
德宗一听,没错,这买卖划得来,于是立即吩咐已经八十多岁的颜真卿去李希烈那里传达不许胡闹了的命令。
颜真卿一看这道命令,知道催命符终于来了,那怎么办呢?端人家饭碗,给人家干活,总不能只是混到让后世人临摹自己的书法的份上就满足了吧?还得继续努力搭上老命啊。于是颜真卿就到了李希烈的大营,李希烈诚恳的邀请他入伙,大家一起玩,什么时候玩完了大唐什么时候算,颜真卿不肯,于是李希烈让他的几千名干儿子拿刀把颜真卿围了起来,一通狠骂,然后点上柴火让颜真卿跳进去。
颜真卿大义凛然,见火坑就跳,当即一点也不谦虚的真的要跳。李希烈急忙拉住他,跳火坑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先关起来再说。
颜真卿被关到最后,还是被李希烈缢死了,可怜他都老成这副模样了,还叫人家跟猴一样的算计着玩,书法写得那么好,细筋入骨如秋鹰,五代的杨凝式、宋代的苏轼、米芾、黄庭坚、蔡襄等名家都是学他的颜体。可他却连一点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
这边李希烈发兵狂攻河南襄城,却被淮西招讨使李勉逮到一个围魏救赵的机会,立即发兵径取李希烈的老巢许州。德宗一听这事就不乐意了,他这人就是爱干让别人不痛快的事情,别人越是想干什么,他就越是不让干,别人越是不想干的事情,他就越是让人家干,可能是以前做太子的时候憋得太久了,非要跟大家别别这个苗头。他现在是皇帝,谁好意思跟他较劲?李勉的围魏救赵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回来的路上还差一点被李希烈包了饺子。
不让李勉围魏救赵,德宗的感觉,就一个字:爽!

  爽归爽,但仗还是要打的,须知襄城一旦失陷,东都洛阳就麻烦了。所以德宗急忙从西北抽调泾原兵马去救援。这支军马由泾原节度使姚令言带领,一共五千人,途经长安,可是这些士兵们好久没领到工资了,最倒霉的是路上又碰到大雨,朝廷怕士兵们饿着,就送去了粗米咸菜,感情是拿这些士兵当猪喂了。
这下子士兵们可火了,当场开闹起来,这一闹事态就失去了控制,乱兵向长安城里冲了进来。
区区五千乱兵,就敢冲击皇都长安城,有没有搞错?德宗摇头叹气,觉得这些没脑子的士兵们智商实在是太低了,要不然他们怎么混到这种地步呢?
就派禁军前去镇压。
城中有多少禁军?三万五万总不止吧?而且皇城禁军是最精锐的部队,那五千乱兵,他们倒霉的时候到了。
连德宗都有些可怜他们了。
命令禁军弹压的诏令下达后不久,乱兵就冲进了宫里。
这时候德宗才大为惊讶:我靠,我那几万精锐禁军都哪儿去了?转自:推背图研究 5387 http://www.tuibeitu.net/
这时候才有人告诉德宗:你哪来的狗屁几万禁军?你就是一个光杆皇帝,一个禁军也没有。
不可能啊!
德宗说什么也转不过这个弯来,看这禁军花名册,我每月可都是付给他们高薪和巨额奖金的啊。
别人告诉德宗:你每月支付高薪优资是不假,不过你还是没有一个禁军,因为你的高薪都被你最信任的禁军统领吃了空饷了,花名册上的名字都是假的,你的银子让禁军统领拿去奔小康了。
我靠,小康哪有这么一个奔法的……德宗还待要说,却已经是来不及了,乱兵们冲进宫中,立即乱砍乱杀,而且是玩真的。
刀刀见血!
没办法了,英明神武的德宗当机立断:逃就一个字,脚快就是硬道理。
又一届大唐天子踏上了漫漫逃亡之路,这个李唐王朝,倒了血霉啊。
就在德宗狂逃之际,突见眼前一道黑影,就见一人拦在德宗的面前。德宗定睛一看,却是翰林学士姜公辅。只听姜公辅说道:首先,我代表全体翰林学士们坚持支持天子的逃命行动,要逃就快点逃,千万别让人家给逮到。第二,如果陛下一定要逃不可的话,那么就请杀了朱泚,要不然就带上他一块逃。
德宗不明白:朱泚是干什么的?美女吗?不是美女我是不带的,带上也没什么用啊,你说是不是?
姜公辅正告德宗:朱泚不是美女,但他的弟弟朱滔是反叛的五镇节度使之一,此人现在京城,天子出逃而留下他,只怕是后患无穷。
很好,德宗点头道:你的建议不错,等我们研究研究——打马狂奔逃向了奉天,根本没弄明白这个调皮的姜公辅说的是什么。
但是这个姜公辅真的了不得,这家伙的先见之明,很快就应验了。
皇帝逃了,乱兵们在皇城里卯足了劲的祸害,等祸害得七七八八,大家聚在一起,商量着下一步怎么办呢?得有个人继续领导咱们啊,没有领导怎么行,没有领导,前程是就一片黑暗没有光明,没有领导,未来就没有希望只有绝望,所以这个领导是一定要有的。
可上哪去弄个领导来呢?
大家顺着还留在京城没逃掉的官员们一拨拉,终于发现了一个:我靠,朱泚朱老大,著名的军事家是也,咱们当兵的人,跟着他硬是放心。
于是大家请求朱泚为主。
朱泚说:你看,我本来只是想退休在家里养老的,可是大家这么信任我,我要是不出来发挥余热的话,那也太对不起你们大家对我的信任……那什么,你们看我就改国号大秦,我来做大秦皇帝如何?
这事就这么定了。转自:推背图研究 9192 http://www.tuibeitu.net/
反叛的五镇节度使也都自立为王,叫什么国号的都有,总之是热闹非凡。但朱泚后来居上,他占据了皇都长安,这是别人比不了的优势,于是他先将城中七十多位皇族全部杀光光,然后驱动大军,袭奔现在的沈阳——当时叫奉天,要“迎回”圣驾。
这是一支名符其实的“大军”。
猜猜这支“大军”的总人数是多少?
一万人!
一万人怎么看也不象个大军的样子,但跟德宗在奉天的力量比起来,却是绝对的大军。
因为德宗的人马只有几千人。
这仗,打得真没意思。
虽然没意思,可也打了整整几个月,而且这几个月以来还把战争史上能够找到的攻城器械全都用上了,搭云梯,筑土山,建造擂石台,搞到最后,仗倒是没打出什么名堂来,可是城中的粮食却吃完了。
未来的大秦开国皇帝朱泚笑了。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笑出声,大唐的援兵已经赶来了。
来的是神策河北行营节度使李晟和朔方节度使李怀光。
朱泚一瞧这情形,没意思,不跟你们玩了,朕回宫自己玩去。就带了人马返回长安了。
李怀光这次立了大功,激动的心潮澎湃,每天收拾得利利索索的,就等着皇上亲自接见了。按说德宗折腾到这种程度,对这些拼死赶来救驾的有功之臣,怎么也应该握个手,发表几句讲话,好让大家有精神头继续干活才对。可这时候丑宰相卢杞突然又冒出来——这家伙命可真长,干活的时候没有他,添乱的时候准少不了他——因为李怀光以前说过他的坏话,说他貌丑,说他奸诈,所以卢杞是一定不肯放过李怀光的,就向皇帝提出建议:微臣以为,此时接见李怀光甚是不妥。
为什么啊?德宗问。
不知道卢杞是怎么回答的,也有可能德宗连问也没问,因为要给这个问题找到个答案,还真不是太容易的事情。总之,德宗不打算接见李怀光,让他在门外候着去吧。
这下子李怀光火气大了,怪不得大家都不给你好好干活,这个皇上这都是整的什么事啊,我立了这么大的功你居然都不肯接见,以后啊,我看咱们还是各玩各的吧。
李怀光的反心就这么产生了。
于是天下四分,德宗蹲在沈阳奉天,李希烈占据许州,只有李晟一个人东跑西颠的跟这哥几个逗闷子,这正应合了这一象中的:天子蒙尘马首东,居然三杰踞关中。孤军一注安社稷,内外能守手臂功。
还真让李淳风和袁天罡蒙对了——如果,他们蒙的真是这件事情的话。转自:推背图研究 8124 http://www.tuibeitu.net/
接下来大家各自奔着各自的人生末路狂奔飞走。
第一个到达人生终点的是大秦开国皇帝朱泚,他在李晟收复长安之后,率部向西奔逃,跑着跑着就突然到达了目的地,脑袋被他的部将砍了下来,于是他的历史使命隆重结束。
第二个到达人生终点的是李怀光,这哥们的死法极不妥当,他居然象个女人那样把自己吊死了,拜托,你好歹也是一员武将耶……可是说什么都晚了,谁也没办法让他活下来再死一次的。
然后轮到了李希烈,他的死法蛮有情调,死在了自己强娶来的老婆手上,这个老婆姓窦,是参军窦良的女儿,她在嫁给李希烈的时候曾经告诉父亲:父亲请不必为女儿担忧,女儿会消灭贼寇的。然后她就做了李希烈的老婆,并在李希烈的部将耐心的物色人手,大将陈仙奇被她选中了,而且她还打听到陈仙奇的妻子也姓窦,于是就和陈仙奇的妻子拜了姐妹,再然后她就天天忽悠陈仙奇。男人是禁不住女人忽悠的,如果你还没有被女人忽悠住,那是因为你还同有遇到愿意忽悠你的女人。就这么三忽悠,两忽悠,陈仙奇就成了窦氏女的手下,并按照她的吩咐趁着给诸将分桃子的时候,把起事的命令藏在桃子里,大家一起起来闹腾,先毒死了李希烈,然后将他的家人嘁哩咔嚓乱刀剁巴了。
窦氏女这招玩得高,可也是在这段时间里,另一个知识女性李季兰就不知何故突然犯了傻,稀哩糊涂的把自己的小命给送了。
李季兰的诗才更在鱼玄机之上,写的诗好到了让人精神错乱的程度。她小时候被父亲因为“性情不好”给送到了玉真观出家,做了女道士,但不知是她因为跟父亲呕气,还是她的父亲真的有先见之明,当了女道士之后她经常举行文酒之会,即席赋诗,谈笑风生,毫无禁忌。和她交情最好的是中国的茶圣陆羽,这个陆羽虽然是茶圣,但长相却比较丑陋,属于那种心灵美的男人,他自惭形秽,不好意思向李季兰求爱,老是躲着李季兰,搞得很没劲。结果李季兰一个人觉得没意思,就在朱泚称帝的时候,莫名其妙的给朱泚写起书信来,这下可把朱泚的鼻子给乐歪了,于是朱泚也一天一封书信的给李季兰写,写着写着,长安被李晟解放了,结果李季兰因此而获罪。
李季兰犯傻死掉了,让茶圣陆羽好不伤心,但这件事这一象中没提,没提的事情就不多说了,这一象到此结束。

 

  《中华第一预言书》:推背图详解
又名:推背图中的历史
文:雾满拦江转自:推背图研究 5855 http://www.tuibeitu.net/
转自天涯: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5524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