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这段著名的霍比预言,1959年第一次以手册形式在几家Methodist和Prestbyterian教堂中流传,其中部份预言1963年由Frank Waters出版为《霍比》一书。

此书讲了这样一个故事,1958年夏的一个热天,一个叫杨大卫(David Young)的牧师驾车在沙漠上的一段高速路时看到一位印第安老人,大卫停车表示愿捎老人一段路,老人点头同意。

车上几分钟的沉默后,老人讲:

“我叫白羽毛,古老的印第安熊族的霍比人。我以我漫长的一生走遍这块土地,寻找我的兄弟,从他们那里我同时学到很多充满智慧的东西。我已沿着先人足迹走过了那些庄严的我们人的路,住在东边森林湖泊的人,北边冰和长夜的土地,南边我兄弟们的父亲们许多年前石头建成的祭祀圣地。通过所有这一切,我听到了过去的故事,和将来的预言。今天,许多预言已经发生,成为过去的故事,只有很少还没有—过去在变得越来越长,而未来越来越短。”

“现在白羽毛快死了。他的儿子们都已经和他的祖先在一切,不久他也会过去了。但可惜没有人剩下了,没有人再去背诵祖先留下的智慧再传给后人了。我们的人已经厌倦了过去的习俗—那些大型庆典讲述我们人的起源,讲述我们如何来到这第四轮的世界。而这一切几乎都被抛弃了,遗忘了。尽管这遗忘也已经被预言了。时间越来越短了。”转自:推背图研究 4152 http://www.tuibeitu.net/

“我们的人在等待巴哈那(Pahana),我们在天上的星星散失的白人兄弟,就象我们在地上的兄弟一样。他们不是象我们现在知道的白人一样,这些白人凶残而贪婪。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被告知等待他们的到来,我们还在等巴哈那。”

“他将随身带来符号象征,这符号就是老人们现在宝藏的圣石上缺失的那块。那符号是在他离去时给他的,靠这符号我们就能识别他,找到我们的真正白人兄弟。(霍比预言:经过漫长岁月后,白人兄弟的肤色可能会改变,但头发始终是黑色。)”

“第四轮世界马上就要结束,第五轮世界就要开始了。这点每个地方的老人都知道。这些年来很多预兆已经得到验证,只有很少还没有发生。”

“这是第一个预兆:我们被告之会有白皮肤的人们来,象巴哈那一样,但这些白皮肤人不象巴哈那一样生活,他们掠夺不属于他们的土地,他们用闪电去打他们的敌人。”

“这是第二个预兆:我们的土地会看到叱叱嘎嘎作响的旋转的轮子。我父亲年轻时亲眼看到了这则预言的实现——白人用马车携带家眷穿过平原。”转自:推背图研究 9319 http://www.tuibeitu.net/

“这是第三个预兆:一种新奇的野兽,长得象野牛(Buffalo)但有大长角,会大群的在地上跑。这些白羽毛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白人的牛群来了。”

“这是第四个预兆:土地会被铁蛇纵横交错贯穿。”

“这是第五个预兆:土地会被一张大蜘蛛网纵横交错贯穿。”

“这是第六个预兆:土地会被石头砌成的河流纵横交错贯穿,这河在太阳下会变出图画。” “这是第七个预兆:你会听说大海变黑,许多生物由此死亡。”

“这是第八个预兆:你会看到许多年轻人,象我们的人一样留起长发,来参加部落国家,体验他们自己的方式与智慧。”

“这是第九个和最后一个预兆:你会听说在天上的居住地方,在地球上,掉下来摔的粉碎。就象一颗蓝色的星星。这之后不久,我们的人的庆典仪式就要停止。(我们这样破译这些预兆:第一个预兆是枪。第二个预兆是拓荒者的带篷马车。第三个预兆是长角牛。第四个预兆描绘了铁路路轨。第五个预兆是我们的电缆和电话线的生动图画。第六个预兆描述了混凝土高速公路和公路上阳光折射下的海市蜃楼效果。第七个预兆预示了海洋原油泄露。第八个预兆清楚地指出了60年代的嘻皮士运动。第九个预兆是1979坠地的美国航天太空实验站。据澳大利亚目击者看到,它燃烧着蓝色的火焰。)”

“这些是大灾难来临前的预兆。整个世界会地动山摇,白人要和其他土地上的其他人打仗–和那些最先拥有智慧之光的人打仗。会有很多柱的烟与火,就象白羽毛看到离这边不远的白人在沙漠搞的一样。只有那些来的人会引起疾病和大面积死亡。许多我们的人,理解预言的人,是安全的。那些呆在和居住在我们人的地方的人也是安全的。然后很多都要重建。再然后——紧跟其后——巴哈那就将回来。他将带来第五轮世界的曙光。他会将他智慧的种子种入人们的心。其实现在种子已经在播种了。这些将为走入第五轮世界铺平道路。”

“但白羽毛看不到了。我老了,要死了。你——可能会看到他。时间会来的,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