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是主讲道的,是整个从四十象开始的全控象,从其中推出的东西可以印证和给出其他象的线索。解的关键则是对道的理解和历史规律的把握,要超越人创造文字言语的局限,不要以人分人。整个象深深的有着《易》的变与不变的精髓。

讖中是天地,人,道,天地的一个无尽循环。

《老子》二十五章: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故强字之曰:“道”,强名之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人居其一,道生一,人是道的核心,四一象应该是属于人的,与讖的不道相呼应,四十象很可能就是主讲人的了。道可以分为道与不道,也可以说成是天道与人道。那么现在这个不道的次序就是按人道分的,就一如我们讨论人大还是法大的时候总会有一个很严重有力的争辩是说法也是人定的。道则是超越人的存在,所以人创造的言语文字很难言语上讲述。

其中不道的循环是一直不变,就是这么个循环,而变的则是人道居于天道之前。只是解的时候还是要从四一的道来解一切。

颂中前两句的意思很明白,是不变,从古至今都是这个样子。有意思的是九十九和秦,还有统御他们的大错,因为整个推背图中出现大错的只有四一象(讖中的天地人道的无限循环我没有去详细的找下)。九十九和秦都是有几层意思的,而大错则只有一个,这还是变与不变的相较量。

一方面,九十九三个数字其实对应的是“七”这个数字,如果对中国的历史真正了解的人应该对下面这七个年份不会太陌生吧——1952,1961,1971,1980,1983,1992,2002——这是有转折的七个点,非仅仅其七个点。九十九是把从1952的历史分为了七个部分,1952—1961—1971—1980—1983—1992—2002—2011,看数字的规律前三和后三是九十九的间隔,中间的则是一变,看1980到1981的邓选你就知道是什么了,这个就呼应了四十三象的“欲尽不尽不可说”接下来的“三十年中子孙结”则又响应2011;另外的邓选现在属于旧书的四十七了(时间紧张没写完下次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