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语与未来展望

最后,相对于大众人民来说,最关心的莫过于两件事:其一:人类会进入这样的自由公平社会吗?其二:假若人类真的进入这样的社会,我们每个人是否会生存地更好呢?答案显然是肯定的。

因为我们将生存在一个只有追求无限权益,而不必承担任何义务无阶级的社会中。我们可以自由的享受生养孩子带来的快乐,而不必为养教他们而发愁,因为有政府专职公正高效的养教体系,当然如果认为养教也是一种幸福的说也可以自己养育;我们每个成年人可以专心致志的去想自己所想,做自己喜欢做之事,不必担心他人的侵犯,因为有政府公司公正高效的专职司法保护;我们可以自由生存到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如美洲,亚洲,欧洲,月球,宇宙中的任意地方,因为我们人类社会的构造是由各公平自由竞争发展的股份公司制,那个政府经营的好,人才朝之,发展更好;发展不好,人们去之;我们也不必担心因此而失业,出现生存危机,因为我们任何人的劳动成果都会有其有效的市场需求;我们可以自由充分地去享受自身劳动创造所交换到的一分一毫,而不必向任何社会政府纳任何税,因为我们生活中的社会将不存在任何税收;而我们也不必担心而因此引起人类社会经济福利的倒退,因为我们自由放任发展的结果,反而总能在不知不觉中更能有效的促进人类社会经济福利的增长,各政府公司才能更有利可图的运营,这也许正是上帝最得意之作;当然我们也可以也应该去帮助那些天生有缺陷而无法生存的人们,虽然这根本就应该由政府来承担,但这也许正是上帝让我们心灵的安慰、人间充满关爱的原因;等等…… 上帝是公平的,自然不做徒劳的事,来到这个世界的每个人都有其存在的价值。只要各尽其能、必然会各满所需。命运: 99%都撑握在每个人他自己手中;至于那1%仅仅是上帝的事,仅此而已。

总之,不管我的《原理》是对还是错,我想都应该比一般人想象的更为有力。正如凯恩斯所说:“影响这个世界的最终最危险的还是思想。”不是吗?虽然它困扰我达八年之久,但庆幸得是我终于完成了。在这八年中不管我是否缺衣少食,还是受他人热嘲冷讽、笑我天真,还是差点病死他乡,好在一切都已过去了。未来掌握在我手中,不是吗?如果说是亚当.斯密为人类的自由社会提供了学术基础:那么我将为人类完全自由放任发展的公平自由社会提供完整的学术支持。但不过真正要实现这人类完全自由放任发展之路显然才刚刚开始………

——杜书敏/

2001年至2008于西安与洛南县柏峪寺乡东街村
陕西省洛南县柏峪寺乡东街村10
电话:0914—7894021
Email:dushumin8818(alt)126.com (alt)->@

附哲学之最

话说孔丘与老聃相别,转眼便是十七八年,至五十一岁,仍未学得大道。闻老聃回归宋国沛地隐居,特携弟子拜访老子。

老子见孔丘来访,让于正房之中,问道:一别十数载,闻说你已成北方大贤才。此次光临,有何指教?孔丘拜道:弟子不才,虽精思勤习,然空游十数载,未入大道之门。故特来求教。老子曰:欲观大道,须先游心于物之初。天地之内,环宇之外。天地人物,日月山河,形性不同。所同者,皆顺自然而生灭也,皆随自然而行止也。知其不同,是见其表也;知其皆同,是知其本也。舍不同而观其同,则可游心于物之初也。物之初,混而为一,无形无性,无异也。孔丘问:观其同,有何乐哉?老子道:观其同,则齐万物也。齐物我也,齐是非也。故可视生死为昼夜,祸与福同,吉与凶等,无贵无贱,无荣无辱,心如古井,我行我素,自得其乐,何处而不乐哉?” 

孔丘闻之,观己形体似无用物,察已荣名类同粪土。想己来世之前,有何形体?有何荣名?思己去世之后,有何肌肤?有何贵贱?于是乎求仁义、传礼仪之心顿消,如释重负,无忧无虑,悠闲自在。老子接着说:道深沉矣似海,高大矣似山,遍布环宇矣而无处不在,周流不息矣而无物不至,求之而不可得,论之而不可及也!道者,生育天地而不衰败、资助万物而不匮乏者也;天得之而高,地得之而厚,日月得之而行,四时得之而序,万物得之而形。孔丘闻之,如腾云中,如潜海底,如入山林,如沁物体,天我合为一体,己皆万物,万物皆己,心旷而神怡,不禁赞叹道:阔矣!广矣!无边无际!吾在世五十一载,只知仁义礼仪。岂知环宇如此空旷广大矣!好生畅快,再讲!再讲??老子见孔丘已入大道之门,侃侃而谈道:圣人处世,遇事而不背,事迁而不守,顺物流转,任事自然。调和而顺应者,有德之人也;随势而顺应者,得道之人也。孔丘闻之,若云飘动,随风而行;若水流转,就势而迁。喜道:悠哉!闲哉!乘舟而漂于海,乘车而行于陆矣。进则同进,止则同止,何须以己之力而代舟车哉?君子性非异也,善假於物也!妙哉!妙哉!再讲!再讲??老子又道:由宇宙本始观之,万物皆气化而成、气化而灭也。人之生也,气之聚也;人之死也,气之散也。人生于天地间,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矣。万物之生,蓬蓬勃勃,未有不由无而至于有者;众类繁衍,变化万千,未始不由有而归于无者也。物之生,由无化而为有也;物之死,由有又化而为无也。有,气聚而可见;无,气散而不可见。有亦是气。无亦是气,有无皆是气,故生死一气也。生者未有不死者,而人见生则喜,见死则悲,不亦怪乎?人之死也,犹如解形体之束缚,脱性情之裹挟,由暂宿之世界归于原本之境地。人远离原本,如游子远走他乡;人死乃回归原本,如游子回归故乡,故生不以为喜,死不以为悲。得道之人,视生死为一条,生为安乐,死为安息;视是非为同一,是亦不是,非亦不非;视贵贱为一体,贱亦不贱,贵亦不贵;视荣辱为等齐,荣亦不荣,辱亦不辱。何故哉?立于大道,观物根本,生死、是非、贵贱、荣辱,皆人为之价值观,亦瞬时变动之状态也。究其根本,同一而无别也。知此大道也,则顺其变动而不萦於心,日月交替,天地震动、风吼海啸、雷鸣电击而泰然处之 。” 

孔丘闻之,觉已为鹊,飞于枝头;觉己为鱼,游于江湖:觉己为蜂,采蜜花丛;觉已为人,求道于老聃。不禁心旷神达,说:吾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今五十一方知造化为何物矣!造我为鹊则顺鹊性而化,造我为鱼则顺鱼性而化,造我为蜂则顺蜂性而化,造我为人则顺人性而化。鹊、鱼、蜂、人不同,然顺自然本性变化却相同;顺本性而变化,即顺道而行也;立身于不同之中,游神于大同之境,则合于大道也。我日日求道,不知道即在吾身,!言罢,起身辞别。

即  哲学的最高层是不存在存在不存在

而存在有总是表现为生长-均衡衰败  

即a×b= -b×a

事件=原因×过程×结果

也就是说原因与结果一直存在于事件的发展过程中

即Emc2

(全文完)

上一篇:社会哲学之数学原理–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