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首页 » 2010年08月

我理解的推背图第四十一象

剜心之痛之后是淡然,无痛楚无快乐之后是什么,我的眼睛欺骗不了我。写出这一切因为我的妈妈,妈妈病了,很严重,我无力。唯一的有为是祈祷奇迹能发生。

说出来写出来的东西就是用来看的,用来想的,用来懂得,用来推翻以至忘而化之。

这一象是不解而解,不要局限于它的聊聊数语。

推背图第四十一象 甲辰
   谶曰
   天地晦盲,草木蕃殖;
   阴阳反背,上土下日。
   颂曰
   帽儿须戴血无头,
   手弄乾坤何日休。
   九十九年成大错,
   称王只合在秦州。
   金圣叹:
   此象一武士擅握兵权,致肇地覆天翻之祸,或一白姓者平之。

易是什么呢?

不变的循环和变,或者说是不变的无限循环和有限的变。

如果你仔细的思索一下,无论标准如何变化,无论是什么物质,上面的一句话都可以弹性十足的把他们包含。所以说易是包含一切的道理。

很显然,我是想把你们引入无限大和无限小,或者是有无相通,或者……

我说我们六十年来的生活变化很大,我想基本上所有人都不会反对的;我说我们六十年来的生活没有变化,我想基本上没有人会同意的。

其实这两句话都是对的。

有没有想过对这六十年做一个最简单的概括呢?最简单却要对每一个人每一个家整个国适用。

我认为是牺牲。

牺牲,不是我们所宣称的光荣褒义词,因为它的源是一种损失。我可以不可以给它重新下个定义呢?牺牲,就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而做与目的相反的行动。

把牺牲挂在嘴巴边的通常是没有牺牲的,或者他也是个牺牲,相反的牺牲。

仿照易,这六十年可以不可以这样说。

牺牲的循环和牺牲的减小,或者说是牺牲的无限循环和有计划的减小牺牲。

有为和无为都是为,它们本源之分是什么呢?是不是在不变的循环下的行为都是无为,变下的都是有为?

其实我对《易》一点不通,所以我也不知道卦是什么个意思,那我怎么敢说如此的话?

这一切其实是我对四十一象一通无头脑和乱七八糟的推测下得出的,有人说它是伪作,不过如此牛的伪作也真是少见了。

正式开始呗。

四十一象的谶就是一个易,不过是一种不变的循环,天地、人、道、天地的一个循环,也可以说是天地不道、人、道不道、天地不道的一个循环。其变就在于四十和四十一的区别之中,四十讲人,四十一讲道是很容易的看出来的,人居于道前而不道,是变。

图也是个不变的无限循环和有限的变,与谶相呼应。那个踩球的人可以是刚刚踩球下来又换一个人准备上去继续踩球,这样可以无限的循环下去,而那个球无论如何转都改不了由见着阳光和见不着阳光的两部分组成的现实。这个是不变,变则是踩球者踩完球之后停止踩球和这个球损坏掉无法再踩下去。

那么这个球这里可以看出,牺牲也是如此,有可能不向减小的方向变化而是扩大,以至于终结。

那么颂由着这个规律也应该是由不变的循环和变组成的,前两句是不变,后面则是变。天地人道之说是《老子》中的说法,而易的精髓也包含在内了,那么后两句的变配合着不变是不是足以包含一切了呢?即便不是那也是要好好揣摩一番。

既然包含一切,那么从其中可以显现出来一切,反之它的入口肯定也是极多的,只是入口可能极其特殊,应该是一种全。大小多少完全包含的全。从国家这个大帽来说,个人、集体、国家是一种大小关系,最好的全也只有和只能是你自己。我是拿着对被困死于原地,两难无比的我进入了。

忘字该如何理解?是像现在对待很多很多孤立而重复发生的事情那样在无论哪件事情发生前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还是应该我们好好的理解控制好,去把没做好的做好,让再现实中这样的悲剧不再重复呢?

我们连我们自己都被隔离了,不能忘我最终会失我。

“九十九年”是一种时间模式,最直接的就是某一年份的九十九年后,也可以把九十九拆开作为一个时间间隔,九十九还可以代表三样东西——两个九分不完美,一个完美十分。

“成”者可能是直接发生了,也可能将眼见事情发生却无力阻止。

“大错”,全《推背图》只有四十一有个大错一词,那么这个大错的发生很可能包含着很多的小错的积累,独一无二的大错肯定还未发生,毕竟现在发生的所有的事情我感觉是够不上那个量级。不死不生,是不是大错之后就会有转机了呢?后面的象中则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四十一既然讲道既然包含一切,那么对其他的象也必然有所暗示甚至主控其他象。

“秦”这个字有好多层的意思。秦朝是第一个统一的封建王朝,秦始皇第一个皇帝,对应的是辛亥革命后再也无人有力明着称帝了。虽然我们的教科书上书辛亥革命最终是失败了,但是对终结两千年的名号上说辛亥够得上 “立德”。

秦之所以得天下只是其对现有作战效能的最大化挖掘,士兵让人心惊胆战的作战素质和解放军绝对是有的一拼的,“况复秦兵耐苦战,被驱不异犬与鸡”。如果解放战争多少还有内战内行的风言风语的话,那么朝鲜战争则是把我们的战斗能力显露无疑。只是秦的转机也是因为“武”,对文化的消灭,对武也有削弱,二世对秦始皇的暴政的延续致使强人已去依然仁义不施的秦被历史所摈弃。

秦之后的汉,刘邦不能算是以武得天下,只是汉还是以武为转机。《庄子》中的孔丘为盗之事,盗跖自命天子时,他们两个盗是不是就可以结合起来横行天下了?

秦的疆域中,台湾、西藏、新疆、南海都不能算是核心问题,因为它的辐射覆盖能力未达到。今日的疆域是秦的领土加上一些州,州多用于外国,但是古时就有之称,中国称九州。

称王和大错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现在的国企可以在秦州称王中算得上一个。推延之这个中国特色的制度也是局限于中国吧,各种为国家献身,为父母好,为儿女好的帽子呢?种种不能忘之事件背后被牺牲的各种人各种物呢?种种先进和中国特色的弄潮儿呢?

短短数语就能够包含一切,是不是我们的真正文化强大到可以在这个世界……

我无意却不得不帮我们D宣称下他们的思想了,我不知道你们对D的大会尤其是报告中的经济建设政策了解多少多深。我想有很多人会心有不屑,我无意于加给你们不关心国家经济建设大事的帽子,只是那个真的对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影响很大,在现有的所谓体制下。

从颂的变中我得出了七个年份:1952,1961,1971,1980,1983,1992,2002。

我们平时被宣传最多的1978,1949和印象深刻的1966,1976等等都没有出现在里面,这其中是有门道的。

没办法,还不得不帮百度宣传下,谷歌走了,这年份的资料都是百度百科里搜来的,因为我之前对这些个年份发生的什么事情都是基本上一无所知的,手上更是缺乏资料。

1952年,朝鲜战争大局已定,出台了“过渡时期总路线”——我们今日的社会叫“转型”;

1961年,“农业六十条”修改政策,之前的“三年自然灾害”虽然至今还在争议着饿死了多少人,不过基本上就是朝鲜战争的一百倍吧;

1971年,写入党章的接班人的背叛;

1980年,见邓选《对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见》;

1983年,1号文件:印发《当前农村经济政策的若干问题》的通知;

1992年,南巡,十四大,《关于在我国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2002年,十六大,全面建设小康社会。

如果对这些年份的历史事件稍有了解也该明了这些对应接近年份的事件的意义其实都要大于66,76,49,78以至于这些只是它们其中的一部分。

既然是包容一切,那么就不该仅仅是这些个点那么简单,而是应该包含了52-61,61-71,71-80,80-83,92-02,02-11之间的所有历史。另外我是从来没有耳闻这么分这六十年的历史的,甚至把2011都包了进去,四十一的诡异。

七个点中前三和后三的时间间隔正好对应“九十九”这个神奇的数字,这是不变。

变则是在80-83的四年间,那么这个决议是什么呢?“中国共产党在他逝世5年以后,对他的全部革命活动和革命思想以中央委员会决议的形式作出了全面的评价。”很有意思的,对一个人的盖棺定论却不提他的名字,而是靠强力个人的影响下不提个人名字而只是以一个小团体的决议终结。如何评价的呢?你们还是该看看邓选吧,决议到现在我是没看过,只是那“意见”倒是仔细的揣摩过。

这变的意义是什么呢?似乎肯定是为了不变。

前三与后三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前三中的任何一个关键点个人的色彩都很浓烈,后三的关键点则是以会议和经济政策出现。

六个不变中,有很有意思的现象,如果把年份加上五年的话,那就是一个高潮。虽然现在说66和76是错误点,但当时对我们的一而言应该绝对是他的个人高潮点——自己看和揣摩这两个点他干了什么。高潮之后的四年五年则似乎隐约的被天灾人祸所覆盖,甚至包括我们现在,从08一直到11?只是71-80这九之间似乎有变因为有个明显的76唐山和隐性的758驻马店板桥,还有个细节是唐山是79年才被迫公布死亡数字,这期间还有个对越自卫。其他的五个则大概差不多了。哎,猜得极其痛苦,因为这些历史即使你想起来去关心了一般都只有一句话,秉承我们的二的《意见》精髓。为人君者的逆鳞何其多啊!

这些逆鳞很可能就是很多很多怪异的本相。

而且其中这七个年份点可以说是新的开始也可以说旧的天灾人祸的终结,新未发生之前,那么这些年份都是充满着争议的吧,接下去就是不得不为的变。

我是从我自己的个人经历进入了这样分出来的历史,那么从这些个历史必然可以扩大出发到每一个存在过的人,这显然也不是我一个人就能想出来的事情,哎,无力。

我偶然看到个文章说61年到62年有个“精简”一说,一下子让一千七百多万的工人就此下岗,和市场经济何其相似啊,而且都是“十”。

前三是阶级斗争为纲,后三是经济建设为中心,前三那顶大帽子分出来无数顶的小帽子已经让我们悲剧不已了。

我很喜欢庄子,只是到现在《庄子》还没能够通读一遍,《论语》靠着南怀瑾读了一半,《墨子》则只在武侠小说中闻了一点点。

我不知道你们到现在从近些年的变化中究竟理解了二的建设思想没有。我在网上从来没有搜到务实的二和儒家有什么直接联系,只是最近老是在宣传儒家思想。二的建设思想其实是一种有次序的扩大化思想。靠牺牲一点借助外力产生一部分的大;接着以大和外力做外力再带动更多的小变大,大借着变大大……就是这么个循环,以至大小无别。这个城市发展和个人大小通吃,二是团结了一小部分志同道合的人,就现在这个现实提出个想法来,然后大家想一想看是不是这么个理再论一下实施的细节和方法。这个理论的基础出发点就是有序和稳定。这和儒家的思想不谋而合,孔子不正是七十二贤人三千弟子嘛。

我们的一则更是像个侠士,我们听说过“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损己利人还要让别人说成是公平,只要不是太傻的领捐者都会这么认同的吧——自己找“三年自然灾害”。一靠对外行侠仗义来达到自己的认同感,只是对内不免尴尬了。虽然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说明一和墨子相同了,但是据说他推崇墨子高于孔子,我想该从墨子的作战思想和一个人为核心上找出路,不过我个人对神秘的墨子和一都是迷茫模糊得很。

那么这段历史如果去缩小的话,就是交于儒墨了,再交于精英小团体和神一般的一个强人,再可能会交于家庭与个人,最终似乎与无限扩大到个人的历史又相交在一起了。

同性相斥,今日的各种专家学者明星企业家先进个人层出不穷,一的时代地主反革命分子臭老九也是层出不穷;今日你要沾上个什么组织哎……一的时代红卫兵文革小组造反派等等的大小组织泛滥成灾。《亮剑》中的武斗杜撰的悲剧和无奈。最有意思的该是1971年的林了,十年后他被认定为“反革命集团主犯”,不知道一的时代是什么呢?如果一样的话,没必要再次强调了。

还有个有意思的事情是《推背图》可以在百度中搜到,但是其在百度百科和贴吧中都没有它的位置。当年一对道家并不反感,没事还会口出些由一个人出发的老庄语句,可是对这本没有说他是圣人的预言书则禁止。今日则是半禁,禁团不禁个人。

“批林批孔”是一种绝妙的自我否定,今日呢?

一九的时候,一遭遇过挑战他的个人吧;三九的时候,二的合理性也遭到了小团体的极力震动,时间也都是差不多。这两段时间原来是从某种意义上时间事件都相同的双生儿。

记得有这么说我们的社会是“金字塔”结构的形象说法,如果再具体一点呢?能不能用我们的从一颗大星出发无限扩散的国旗和《庄子》相濡以沫的那一段泉涸去更加具体的描述呢?

一句很经典很悲剧的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是说由上到下的思想会产生变异,这个无论是我们的一的纯洁时代还是我们的二的物欲横流的时代都是个难题。从这里会不会去想一下儒墨看似完美的理论会产生变异呢?孔子的墓葬要好于汉高祖,这是个传说。名者,实之宾也。推仁和谋个好去处哪个是名哪个是实?在言语和文字上是无法分清的了,因为众多现实。

这个变异也可以说是因为所处的层次和利益不同,那么有没有能消除层次从而根本上不产生变异的方法呢?还有另外种可能上的政策如果真的被执行了,会让下面的人被折腾得死去活来。那么他们的权力的法理性、合理性从何二来?秦之武?这武会不会继续渗透变异而让我们迷茫呢?

关系一说渗透甚深,有个笑话说是攀关系的话,每个人都可以攀得上,拐弯抹角嘛。也许我们的出路就在此,每个人都独立每个人又都联系上,文字言语上简直是无懈可击了,只是缺的是一种能合理驱动一切的灵魂。

以牺牲去求不牺牲的荒谬显然是不行的。

我们的方法是不是就是以大小分大小,以人分人呢?会不会因此而变异呢?

2011年还没到,那又会发生什么呢?

推背图第四十象 癸卯
   谶曰
   一二叁四无土有主
   小小天罡垂拱而治
   颂曰
   一口东来气太骄
   脚下无履首无毛
   若逢木子冰霜涣
   生我者猴死我雕
   金圣叹:
   此象有一李姓,能服东夷,而不能图长治久安之策,卒至旋治旋乱,有兽活禽死之意也

这象是主讲人,从四十一的包容一切下,基本上可以能推出点什么来了。

不知道最近美国军演给朝压力的背景下有没有注意到报纸上这样一条消息,中越陆地上的界碑换了,具体如何呢?又TMD的要猜,领土有争议的几个国家,最终很可能我们都无力去和他们争夺了。所谓争议一说,“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本来就是一种无力的表现,远难比人家来的宣布和进行实际行动。

那个小岛的民主多少是个怪胎,我们嘲笑失政是小,但那个岛的信息开放度,民生,科技水平,民主和法制……

有传说朝鲜战争开打的时候只有一和不倒翁默然不语的一个半人坚持打。伊站时有报道说,美国人死多少人他们就打不下去了,可是我们不同照着我们的一的气度,对着三年那人数再扩大一百倍也是眼皮也不动下的。今日依然有很多人准备捐上命,究竟是国家这个虚无的大帽该给我们这些真实存在的所有人安全感还是我们为执掌这个虚无利器的一些人牺牲一切呢?我们的文化几近消亡,公民们大多失去思考的能力,在几千年的折腾中。

照着一的本意来说,可能他的本意甚至可能准备毕其功于一役,只不过是最终困于人多也没有用的后勤供应武器装备科技水平的战争潜力而斗个两败俱伤。“脚下无履首无毛”可以说是我们的陆军摩托化程度和空军羸弱也可以说领土方面两个岛和犹如被刮了一层头皮的失去的北方领土问题。这个该是对手制定作战计划时犯了以己度人的错误。

木子李,代唐时的皇族,皇族内部的权力斗争都是冰冷彻骨的。这场战争对于一的个人地位的彻底巩固有多大的作用呢?前面的战争可能只足以让他稍高于汉高祖,但是这场对世界第一强国的顶住压力的不相上下的对抗是不是可能已把他推向秦始皇的地位了?即便他在言语上不屑他们这些个枯骨。我从小直到现在就被父母要求要听话,服从。只是一如一二三四一路的权力涣散,今日的我们更多的是为一口饭面上敷衍着权威的领导老板们对老爸老妈的唠叨早就不耐烦不已。他们要求我们做的多半没有实际的意义,或者甚至我们要为前人的无意义擦屁股。

至于最后一句的雕字,国徽一只三头鹰和鹰的两个国家。这个雕字还有个出处更有意思,是《庄子·山木》中雕陵之樊,讲的什么还是自己找下吧——哎,层层相失层层相累——也是个熟悉不过却要重新认识的言语。官度中对抗美援朝的介绍也说到苏联因什么没有出席投票而让“联合国军”合法出兵。看图上这两只雕又向一起靠了,利益嘛。

六十年前的战争的影响很可能一直持续到今日,因为一切都是连锁着发生的,有有变也有无变,无变看起来更像是包含变的根本。六十年一轮回,今日小团体显现出无力之迹象,这情况下一个人呼之欲出,强力的牺牲去达到一时之痛快而远非毕其功于一役,继续去不变的踩球?因为现实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这么期待的。可是有想过这样很有可能会犯六十年前同样的大错,这个是附带效应却是超越痛快本身的事情——将强人几近涣散的权力再次聚拢,至寒至热继而再次分散于每一个人。

2011之变很可能这是主导因素,而一百立德九十立言之争则是隐性的,“行百里者半于九十”是对其最好的概括。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法很荒谬,实践要去做远不如发生的事实,真理不是写在纸上去困住人的。有可能在这个说法下真的被庄周言中了——“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

那么不能那样变,那变在哪里?我们的D又一次掌握了制高点……

思想是源于道的东西,道不会居于第一位的,干嘛强把它置于一的位置呢?

我不想说这个人道下变异了的词了。

只是如果真的想毕其功于一役,那么要以六十年来的发生的所有事情为基础,因为一切是如此密集,以至每一件都足以去铭记、懂得而忘。大则由一二的个人性格结合到他们的治国智略再到扩散到每一个人对每一个人的影响;小则由墨一,二儒的对比其中的联系和相似性,再简洁到一个人和两个人,再到个人和家庭。由纸面上的完美理论在现实中的必然变异扩散到去思考所有的什么家的理论中超于文字言语的缺陷,还有其缺陷对人的限制和难以摆脱的局限。这些都是同步和串联起来的,这些都只是主干,其他附带的也可以随意连起来。

具体的就是诸子百家加上毛思邓论江三再加上各种新闻再加上谣言隐言再加上所有人的脑袋重新理解很多很多然后再归结再消融……

这显然不是一个人的能力所及,况且还有种种利益愤怒感动苦涩的帽儿。

只是这样无限扩散无限大的情况下,出口就自然的多起来了,我们可能随时都可以找到不再轮回的所谓出路。为什么说是所谓出路呢?因为我们还要把这有限继续大小不分的无限,以至空洞到我们只是脑袋中有而口中真理中无,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对每个人都适用也不伤每个人。

就我自己而言,我的终点是道家,很好摆脱,因为道家的言语本来就无力,推崇的也只是他们自己也说不明白无处不在的怕有为误事而无奈临时强加个名字的道。

在这扩散于四十一的短短的话中我把一切都做了,却又什么都没做,因为只是就这么在脑袋中想了一想而已。在想的过程中唾弃一切包容一切,最后必然回到自己所面对的一个个小天地中去,再次面对之会否有一丝异样呢?我似乎是看透了道了,击穿虚空,内心失去痛楚欢乐,只是依然不能免于紧紧的困死在现实中。的确,今日之想全然无用,我们要的是已而为之者。

庄子的《逍遥游》其实是说的理想中的国家和公民的状态,蜩与学鸠只在意自由翱翔的数米高度而笑话飞得如此高大以至在他们眼中虚无飘渺的鲲鹏,鲲鹏不会因此强凌驾于他们。大小都存,却可以不矛盾的两相成就。是不是《齐物论》中说的庄周胡蝶难分的“物化”呢?

七这个数也是很有意思的,如果去找找这个线索,能把中外都串到一起去。

《庄子》七篇内篇的第七篇《应帝王》最后的七日而死的浑沌。开始我认为倏忽是英美和苏俄两个家伙,后来又惊喜于盗跖和孔丘,然后儒墨不过是一个人两个人而已,最后以人分人的人道,以大小分大小的有分怎么就算分了?该“物化”了。

整个都是在“道可道,非常道”吧。

飂戾

推背图第四一象是解开其他四象的关键

四十一是主讲道的,是整个从四十象开始的全控象,从其中推出的东西可以印证和给出其他象的线索。解的关键则是对道的理解和历史规律的把握,要超越人创造文字言语的局限,不要以人分人。整个象深深的有着《易》的变与不变的精髓。

讖中是天地,人,道,天地的一个无尽循环。

《老子》二十五章: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故强字之曰:“道”,强名之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人居其一,道生一,人是道的核心,四一象应该是属于人的,与讖的不道相呼应,四十象很可能就是主讲人的了。道可以分为道与不道,也可以说成是天道与人道。那么现在这个不道的次序就是按人道分的,就一如我们讨论人大还是法大的时候总会有一个很严重有力的争辩是说法也是人定的。道则是超越人的存在,所以人创造的言语文字很难言语上讲述。

其中不道的循环是一直不变,就是这么个循环,而变的则是人道居于天道之前。只是解的时候还是要从四一的道来解一切。

颂中前两句的意思很明白,是不变,从古至今都是这个样子。有意思的是九十九和秦,还有统御他们的大错,因为整个推背图中出现大错的只有四一象(讖中的天地人道的无限循环我没有去详细的找下)。九十九和秦都是有几层意思的,而大错则只有一个,这还是变与不变的相较量。

一方面,九十九三个数字其实对应的是“七”这个数字,如果对中国的历史真正了解的人应该对下面这七个年份不会太陌生吧——1952,1961,1971,1980,1983,1992,2002——这是有转折的七个点,非仅仅其七个点。九十九是把从1952的历史分为了七个部分,1952—1961—1971—1980—1983—1992—2002—2011,看数字的规律前三和后三是九十九的间隔,中间的则是一变,看1980到1981的邓选你就知道是什么了,这个就呼应了四十三象的“欲尽不尽不可说”接下来的“三十年中子孙结”则又响应2011;另外的邓选现在属于旧书的四十七了(时间紧张没写完下次继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