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首页 » Tag ‘霍比预言’

虎道人探索《百诗集》和霍皮预言石预示止期

虎道人探索《百诗集》和霍皮预言石预示止期

2012既近,全球天灾频发,预言猜解热持续升温。从现在到2012年底与21世纪其后岁月的情况成为目前猜议的当然焦点。更以后的事,和现在绝大多数成年人本身,关系终究不大。

除开近几年新生的(亦即未经较久长历史检验的)那些,再略去内容似已全部应验的“古董”,流传至少近百年的、内容已验者多而未验者亦有的、显然完全对应世界或(/和)本国/本地区历史大事的、比较著名的预言,记以汉字的或主要记以汉字的(如《格庵遗录》),视以充分严格的“解汉字谜正法”(分为“汉字拆拼正法”与“解年月日正法”),多可见其首(题目、作者托名、正文开头)尾(正文结尾)处对本人唯一清解者资格的一再指明;而此诸篇所应历史时期之最后时点亦完全相同,对于末二大事称说一致。其中,对更稍后历史略有提及者,本人已发现的,唯《推背图》:说明西北危机仍存。

另一方面,符合条件的非汉字预言,本人已知的,主要有(印第安)Hopi【霍皮/霍比】预言石【目前通常用来解释它的那些“第╳世界”的话显然是属于该族或其它什么初始来源的另则预言的。混淆此二之人,如无殊异用心,必定非昏即蠢。】、法国医生Michael de Nostradame【据拉丁文Nostradamus译为:(姓)诺查丹玛斯,或更忠实于读音地译为:诺斯特拉达姆士。】预言《百诗集》、美国Edgar Cayce【埃德加•凯西】预言(通常与之并论的美国珍妮预言对应史期中最后时点似已成往,应可归入上述“古董”类;玛雅历理似不宜归诸预言<类>。)等。对于21世纪,Edgar Cayce明确指出“国际重心向东方移动,中国内陆将占据重要位置”;Hopi预言石图画后部分(即左部分)也有明显的东方巨人形象。

在未曾发现各则非汉字预言内含对最够(或唯一有)资格诠解者的注明或冥冥中其它可信相关提示的情况下,综上二节,完全可以大致推定:本人相应见解的准确度是颇可能高于世上其他任何人的。

一、《百诗集》1-48

著名非汉字预言里,综合研究规模(深度+久度)迄今最庞者,或莫过于Michael de Nostradame预言集《Les Prophéties》 (通常误译作《诸世纪》)。其中,我最感兴趣的,当属预示他所有预言对应历史时期之最终时间点的以下这首【第一卷第48首】。

其现代法语版:
Vingt ans du regne de la Lune passez,
Sept mille ans autre tiendra sa monarchie,
Quand le Soleil prendra ses jours lassez,
Lors accomplir et mine ma prophétie

http://www.propheties.it/1650to1699.htm下载的里昂Chez PIERRE RIGAVD1650翻印的1558年里昂法语版(原书PDF影印件形式):
Vingt ans du regne de la Lune paffez,
Sept mil ans autre tiendra fa monarchie,
Quand le Soleil prendra fes jours laffez,
Lors accomplit & mine ma prophetie.

【PDF格式Utrecht翻印1557年11月里昂Antoine du Rosne法语原修订版内,行1、3末一字印作“paffés”;行2倒数第二字印作“sa”。】

其英译【据Publishing-Online 2001版】:
When twenty years of the Moon’s reign have passed,
another will take up his reign for seven thousand years.
When the exhausted Sun takes up his cycle,
then my prophecy and threats will be accomplished.

洛晋汉译【一应标点系由本人酌情添加】:
月亮的统治已过二十年,
七千年,另种物体将把王国组建。
疲倦的太阳哟,将停止天天运转。
到那时,我的预言与威胁将到此结束。

重全局、轻细微:在大致起始时间毋庸置疑的情况下,首先关注截止期,或可算作本人解预言思维模式一大特色。

依本人眼光看来:全书总共942首四行预言诗,短短四百多年里已获精验者数量之多足可证明“for seven thousand years”(“七千年”)之误。

“for seven thousand years”(“七千年”)对应的法语原文是“sept mille ans”。虽然“for seven thousand years”(“七千年”)之译表面看来似乎完全正确,因为逻辑过于荒唐,应断为非。

本人虽完全不识法语,更丝毫不懂拉丁语,对这区区三个语词的意思,总还能够通过查字典和网络资料来了解。通过查阅,我了解到: 对存在于原文中的“sept mil ans”,还有另一种翻译可能——分别译“sept”和“mil ans”为“(常规缩写的)九月”和“千岁”(又或“千年”)。

此外,还应该指出:汉译原文“autre”/英译“another”为“另种物体”是不恰当的。怎知“autre”/“another”必为“物体”呢?!(为什么不能是“另一个(/类)人”、“另一集团”/“另一种理念”/……呢?!)就算不讨论其真实意思,至少也当译如“另者”。译成“另种物体”不是硬把读者思维往“外星人”或“上帝”、耶稣、神仙那里带去吗?!

对原文第二句的推论准备先做以上这些,且看下一句。

对原文第三句的解释,英、汉翻译均挑不出难以宽宥的错误。然而,仔细想来,何谓“Sun takes up his cycle”/“太阳停止天天运转”?

在能被《百诗集》对应到的历史时期的最后时刻,太阳这个星球就真来得及演进到停转或相对于地球停转吗?!

不通!!

如此,第三句就只能理解为:出现特异天象,导致那时的地球人(全部或很大一部分)看不见或几乎看不见太阳(又或别个星体开始取代了太阳)。【至于到时候是否也看不见其它发光或反光星体,就猜解这首四行诗而言,基本上无关紧要。】

本人进行学术推理,向来不用可能性论据。然,本文仅作探索,并不奢望获得完全确定的最终结论。因此,自允使用大可能性假设(/大可能性论据)来推出本文的最终(大概率)可能性结论。

如我确知:那几则著名的正统汉字预言(即仅当用解汉字谜正法清解的应长史期传统汉字预言)实际授予世人的时间不出明-清两朝;而《百诗集》作者Michael de Nostradame的生活年代——西元1503~1566年,应大明孝宗弘治16年~世宗嘉靖44年,即约处在相当于第三个1/4大明朝的历史期间。他和那几则著名正统汉字预言作者在(世俗国界如同不曾存有的)有限通灵境中的感知就颇有大节方面类似可能,或者说:他们在那种状态下神识能探及的有限空灵境的氛围是颇有类似可能的。

依照高级预言绝不忽略特别重大情况的通则,那几则著名的正统汉字预言共有的最重要两项隆重(着墨)预示——即将出现的“末二”大事年份(虽可解得两个年份,却实以其中较早的2012年相对为佳。只是,充分严格地说,截至目前,还不宜绝对排除另一年份。)与新中国的成立。

假设《百诗集》所应历史时期最晚时刻的确尚未到来(这一点,看来几无可疑。)且“末二”之后三、五百年里不再可能出现历史意义重过“末二”年份的年份,则《百诗集》以“末二”年份为预示截止年份便是理所当然的了。2012年的公认注定大不平凡也是支持这一大概率可能性的一大础石。

应用这一大概率可能性论据,正好可以推见:这首四行诗前后两部分分别预示了新中国的成立和2012特大异象呈现——恰和①以新中国的成立为所应历史时期唯一重心而又②以特大异象呈现年大事为“冲刺”终点的那数则正统汉字预言保持了基本一致!!!

“Lune”就是“青天白日满地红”里看上去简直就是一轮散发着晶明白光的皓月的“白日”。通灵境里感知蒋氏军政府:举凡国旗、党旗、帽徽、种种刊刻,“白日”图案在在遍布。“白日”的“日”,当然不该单纯理解为太阳这么一个具体东西。但,无论是出于误解、幽默还是故作隐晦,以“Lune”示“白日”从而指代蒋公1929至1949对民国二十年独裁性党治兼军治还是可算精当的。(1929之前,未能实足独裁;1949之后,已不再据有正统。)

中华人民共和国,虽正式成立于西元十月一日,作为几大正式班子之一的、与“中华民国”这块招牌没有实质性时间次序关系的全国政协在九月底已经正式召开了。因此,预示以“sept”(/“septembre”)未尝不可。

拉丁语系基本数量单位,“千”以上就是“百万”,没有“万”级。所以,也可用“mil ans”指(一或若干)“万岁”/“万年”/“十万岁”/“十万年”。可能实际采用的,唯有“万岁”——对应中华人民共和国立国根本精神——人民万岁!

首都天安门城楼上长期固定悬挂的大幅标语“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和“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正是举国上下贯彻这一根本精神的坚定决心和深厚信心的建筑化标志。

这个“民”字,也正是源于朝鲜的正统汉字(为主)预言《格庵遗录》里反复出现的“弓乙”的唯一正确拆拼结果。

“中华民国”只是号称为“民”,落实得实在太差。【已失正统后的落实情况,便无关紧要了。】

显然由于受到本身生活年代限制,作者用了“monarchie”(“帝制”)这个词来述说“月亮”统治过后的新政权,正如多则正统汉字预言里用“铁鸟”来描述飞机一样。非要纠缠着“monarchie”字常用意钻牛角尖的话,恐怕倒是别有用心了。

对于“Sept mil ans autre tiendra sa monarchie”,依照上述解释,或可改标点作“Sept! mille ans!!: autre tiendra sa monarchie.”,直译为“九月!万岁!!:别个帝国开始建立。”

按主要文意,梳韵,我译如下:
廿载月权既已,
新元九月筹始。
若睹朝阳倦靡,
识吾预警终止。
 
 

 

全书近千首预言诗,虽被一定程度故意乱序排列,这一首的尚存第一卷中依旧说明作者/整理者还是坚守了一点常规逻辑原则的。

在保证原文全部实质性含义和尽量多的表面字意完好体现的原则下,由于本人雅文创作水平颇为有限,改译诗部分韵律未能调至尽合常规,只好留待日后改进了。其英译【据Publishing-Online 2001版】:

二、《百诗集》10-72

目前,认为《百诗集》不可信者,多以1999年7月没出现第10卷第72首里通常汉译为“恐怖大王”的家伙为重要理由。我却认为该首预示都已确验。

http://www.propheties.it/1650to1699.htm下载的里昂Chez PIERRE RIGAVD1650翻印的1558年里昂法语版(原书PDF影印件形式):
L’an mil neuf cens nonante neuf fept mois,
Du ciel viendra un grand Roy d’effrayeur.
Refufciter le grand Roy d’Angoulmois,
Avant apres Mars regner par bon heur.

【“fept”,今作“sept”;“Roy”,今作“Roi”。某些版本印行2最后一词为“d’effraieur”或“deffraieur”。】

其英译【据Publishing-Online 2001版】:
The year 1999, seventh month,
From the sky will come a great King of Terror:
To bring back to life the great King of the Mongols,
Before and after Mars to reign by good luck.

另见网上某处英译:
In the year nineteen hundred and ninety-nine, seven months,
From the sky will come a great King of Terror.
To resuscitate the King of Angoulmois.
Before and after Mars reigns happily.

洛晋汉译【一应标点系由本人酌情添加】:
1999年7月,
为使安哥鲁莫亚王复活,
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
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另一则相对忠实于原诗语序的汉译:
一九九九年,七月,
恐怖大王从天而降,
蒙古大王重新出现,
这期间,战神以幸福的名义主宰世界。

既句1末写明“mois”,“L’an mil neuf cens nonante neuf”确实只能译成“一九九九年”。又因为“七月月”讲不通,“fept mois”/“sept mois”当理解为:七个月份。

“Roy”/“Roi”/英语“King”既然从天而降,又描述为“恐怖的”,就未必指某人或某人团——译思之初,宜先作宽泛的人或非人“王者”想。

在已经过去的1999年里,主要威力能笼罩世人大约7个月之久的,唯有8月18日“大十字”来临前,“行星撞地球”谣传遍布全球的当年1-7月。

箭,在弦上,势最大。最令人感到恐怖的,当然还是眼看大难将至,避无可避的景况。

字典上找不到的单词“Angoulmois”,也无从获知“专家(们)”确定它等同“Mongolie”(蒙古)的可靠因由。在手头没有古法语词典的情况下,我在网上能找到的与它最接近的一对单词是“Angoulême”/“Angoumois”,汉译常为“昂古莱姆”/“昂古穆(/木)瓦”。搜索“昂古莱姆”词条,赫然发现Nostradamus先生的生活年代——西元1503~1566年,大部分正属于法国瓦卢瓦-昂古莱姆王朝(西元1515-1589年)。

网查“Angoulême”、“Angoumois”概念差异,始终无果——两者似乎竟是可以随时通用的!看来,它们的区别大约是只存在于早期语源方面的了。另,对该地名的汉译,好像:旧惯偏按“Angoulmois”译“昂古穆(/木)瓦”;今惯偏按“Angoulême”(或依英语“Angouleme”)译“昂古莱姆”。

又用Google单查“ois”汉译,竟得“弗朗索瓦”,而于Google查“弗朗索瓦”法语,得“Francois”。再查商务版《精选汉法 法汉词典(新版)》,得知:“Francois”(似乎古作“Fran&ccedil;ois”)里,去掉“坦率的/真诚的/完整的”(franc),就剩了隐晦不全的“ois”。“Franc”,也正是“法兰克”/“法郎”。

可见“ois”是可以作为“Francois”简称(或昵称?)的,“昂古莱姆-弗朗索瓦”即“Angoulême-Francois”。法国瓦卢瓦-昂古莱姆王朝阶段的第一个国王——原封昂古莱姆(/昂古穆瓦)伯爵的、比Nostradamus先生年长约9岁的、被认为是法国首位文艺复兴式君主的弗朗索瓦一世(Fran&ccedil;ois I)(西元1515-1547年)也正合适在预言这种特殊文体中被称为“Angoulmois”。其后产生的傀儡夭折国王弗朗索瓦二世(西元1559-1560年)的短暂统治时间已在《百诗集》写成之后。

仿佛“战神”参与的中、外大事,1999年内根本没有。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当年5月被炸事件,显然还不够格。“战神”和弗朗索瓦一世的主要政绩都集中在文艺复兴上的情况也肯定扯不上关系。

结合本文此前种种分析,我认为,“Angoulmois” “refufciter”(复苏)和末句里的“Mars”最可能分别指代中国的文明复兴和Karl Marx(卡尔•马克思)。“Marx”的读音,也就比“Mars”多一个轻轻的——简直就只是过渡式的[K]

1959,自然灾害肆虐;1969,文革方兴未艾;1979,刚开始拨乱反正;1989,别有用心却又眼高手低的那帮子混蛋再次挑起学潮。直到1999年,港、澳全部收回——所有权向无争议的国土完全摆脱殖民残痕;国家体制各方面“代谢功能”已经基本步入正轨——新中国总算迎来建成后第一个真正称得上成熟、稳定、繁荣、富强的十周年——盛世中华,前程锦绣!

原文末句汉译里的“天下”/“世界”都只是译者想当然生造的意思。既然原就没有这般意思,前后两个半首诗所指事的重要表现区域(/地域)范围就可以是不同的。在两范围一含另一的情况下,这个“不同”的必要条件通常是:小者为大者的重心。

无论向历史长河中观察,还是仔细比较目前各国文明的生存与发展对支撑现代工业体系的种种必要有限资源的依赖性【还是在保证采→产→销→用全程得堪偿失的苛严条件下】的差异,又或是参考数则流传已久又屡屡获验的中、外预言,除开19-20两个世纪大部分时期(也就是这个竭泽而渔式的“疯魔工业时代”),中华文明都是人类文明的当然核心。

显然,《百诗集》里,作者虽然啰啰嗦嗦、不厌其烦地预告了许多将发生在法国、欧洲那些的“大”事;大关节处,总算还是基本上不徇私情地点明了中国的重要性的。【也算难能可贵了。】

按其主要文意,梳韵,我译该诗如下:
一九九九七月长,
天外怖惊恐亲访!
文明烈魂再昂扬,
马克思义奠齐昌!
我固然无法确知“昂古莱姆-弗朗索瓦”是否必能或曾(可)被写作“Angoulême-ois”乃至“Angoulmois”。倘竟全然不可,又或“Angoulême-ois”/“Angoulmois”只在轶书里出现过,省“Franc”(“法兰克”)的做法,倒反而更可疑为:作者对“Angoulmois”真实身份非法国籍的“明确”表示呢!

至于“Angoulmois”是否正因名词“Fran&ccedil;ois”/“Francois”的政治地位跃升而成为“Angoulême”的别称呢?在没有丝毫确凿根据的情况下,我不打算乱猜。

单词“Angoumois”的存在,恐怕确实会对某些思维不够冷静的学者分析“Angoulmois”造成陷于迷宫式困扰的。然而,四百多年间那么多的“专家”们果真全都想不到试译“Angoulmois”为“Angoulême-Francois”吗?!

至少,本人绝不相信!

“战神”和“文艺复兴”的绝难并存,从而不得不推演到中国宏兴或系众人竭力回避真相之根本因由乎?!

三、(印地安)霍皮族保管的预言石

网上找到印第安霍皮族(Hopi)预言石(Prophecy Rock)图样2则。清晰的,疑系简单描图;古朴的,似为原始岩图照片。两者大致相同。岩画左边若已缺损,右上角索性看不到。故,以下推理主要依据清晰图内容展开。

如上所述,把这般图案的预言石和(或亦源自其族?)的“第╳世界”传言划等号的人,我认为:若非有着不可轻易告人的特殊企图,必定非昏即蠢。因为,对今人来说,在不受特殊用意威压或诱骗的情况下,这几个图案所散发的世界大战和现代化工业气息实在是浓郁至极了!

最右上角的图案,极其明显地,就是指作为德意志民族象征的“铁十字勋章”。(于1813年3月10日,由普鲁士国王弗雷德里希•威廉三世设立。中间的斜卐图形,是阿道夫•希特勒后加上的。)

中间下带两个半装入的圈的、右上角斜伸出一条“辫子”的长方体,不就是车头向左的(有线)电车吗?!

顺理成章地,右边单个人形指战前统一的德国。两棵草,象征疯狂扩张野心支持着的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一块石头代表克制毒草的团结一心的坚实力量。车顶四人:三、一分组,代表两次世界大战的共同元凶——德国的实际最高治权被一分为四:西三(美、英、法)而东一(苏联)。

左三而右一的形式,还顺带表明了全图左西、右东的方位设定。

选带个轮子电车【现实生活中,**车辆每边装至少两个轮子,十分正常,也就足以瞒过一切思维肤浅者的眼睛,保证预言常带的神秘感。】指代现代化工业社会的高速发展,或许也预示着:源自东、西两方的和平力量【轮如石】,随发展而渐由明境退入暗域(或简单说:正逐渐褪去。)。

直到1990年,苏联解体开始、德国统一:彻底回归西方基督世界。所以,这个象征北约单极胜出的德国的“四合一”用字架指代。选用割方块呈两大、两小的基督式十字架,或许也有暗指美、苏(/俄)始终强而英、法长期弱的用意。岩画里,车腹的“战争毒草”或指代期间局部战争。

德国不再有挑动世界大战的心、力了,苏联已衰,中国尚未大兴, 全球“表面和平”时代到来。

好像车头的那个区段,表示:又过了短于战后至德国统一/苏联解体时长的若干年。直到“和平圆石”的跟进被彻底挡住!

东方巨人——中国【出于现实考量,唯独中国堪当。】大兴,美国进入无法遏制的衰弱时期。【同样出于现实考量,位于巨人西方大致倒梯形国家,有资格被预言用专门图标预示的,只可能是美国。】

纳粹十字勋章上,卐图顺旋。所以,对于表面有13条光芒的逆旋卍图,我主要作出以下猜测:① 中国为主或参与的13国(新)纳粹联盟;对抗中国(新)纳粹13国联盟。因为光芒是发自环的,我目前更倾向于①。

《推背圖》第58象“六七國,稱兄弟。”【深解正统汉字预言,不用简体。】的“六七國”,未知是否与此“13”相契。

另外,还有必要指出:无论这个“13”应作何解,耶教《圣经》“犹大”典故,对印第安预言,总是不大合用的。

四、关于“预言”的发生可能性和某些作用

“预言”是完全可能发生的。

古语云:“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任何事情、一切行为,无论如何分析加分析、分解再分解,每个细微部分:势必都有前因、都致后果——这是再正确不过的道理了。所谓“偶然”,只是进行分析的一个纯工具性概念。许多所谓的“科学家”,在隐然感觉细微原因过于繁多——完全无法入手具体探索的情况下,往往会极端不认真地把一切前因断言作“偶然”。究其实,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绝对偶然的情况,一切都只是绝对必然的。

又颇有些人反对“宿命”概念。很奇怪的是:他们通常专注于反对不利于他们(或再加上不和他们严重对立的某些人、畜等)的情况的宿定性质;对有利于他们(或再加上不和他们严重对立的某些人、畜等)的情况的宿定性质,视若无睹,完全生不起批驳意识。他们反对的“宿命”其实就只是(从他们角度看起来的)“坏宿命”,而非(从他们角度看起来的)“好宿命”。这种怪异行为,通常,被夸赞为是“科学”的!这样夸赞的时候,“科学”所固有的钻研精神好像忽然被套进了一个封锁严实的“棺材”——“棺腔”,就只相当于他们的后天知识海——他们不知道、害怕了解到、又或根本想不清楚的因:统统“不算”因,于是,“偶然”堂而皇之地成立了。至于这个怪胎的逻辑错误——他们众志成城地抢在第一时间就“勇敢”扔出“棺材”的东西——谁管它!

我不反对“同命运作斗争”的倡议,虽然这提法是用词不当的。因为,他们的实际抗争对象只是他们的已知和其它经验、规律、法则……的综合体,在凡俗灵识层面上,与他们的将来甚至尚未真“照过面”。

一切后果的主、次因既然都是原有在的,时空的虚幻性在越深的意识层面上也越明显。世人常见的时空演进秩序,是靠包括世人在内的一切生/非生,乃至有/非有的执念共同维系着的。这是支持预言产生的条件之一。

条件之二,心光之极速——尽遍宇宙最快的、也是最慢的速度。说最快,因为时间轴与空间轴本来彻底虚幻,一切即一【试想象:从凡俗一物行进情景中,先拿掉时间轴,再抽去所有空间轴,便易理解。】;说最慢,也因为时间轴与空间轴本来彻底虚幻,一即一切【试想象随便一个点:试图拿“皇帝的新衣”塞进去(或<比较更难想象一些地>试图将虚幻时间轴和空间轴塞进去),已塞如未塞。】。具体到世/出世间每个生物,心光速度便快慢不一了。如上之极速,则非佛不能。

世/出世间万事万物的演进秩序,是靠万事万物的综合执念维系着的。

本身心光速度明显快于凡世综合心光的人(或他种灵明生物<譬如某些妖怪>),如果有能力在(至少)足够长【足够于成功搜索若干未来景况片段】的一段时间里强烈执著于这一点的话,便有可能运用这种能力制作预言。至于预言文章的外观(如:文雅、隐晦程度等),便要看他们“花花肠子”的水平了。

执念不足用而又近乎于够用的情况下,或许可能借助某些优秀的系统测算办法(如:诚心观星、诚心占卜、诚心算卦、诚心观湖等)勉强拼凑预知能力。如此,也就难免要碰运气,不易保证所获精准。

我虽毫无神通,也没特异功能,以上这些道理既显而易见【越深奥的道理往往越容易想明白】,我又正好在“预言业”中具备特殊重要地位,并不难以想明这些基本原理。

对于是否可用预言避祸,我认为:预言内容若历历准验,结果无可避免,也就无需慌忙躲避那尚未实现的将来损害【譬如《推背图》指出的:“末二”之后,西北尚有大患。】【“末二”之“合璧”部分,即便打起来,终究是损害不至于大的。】;预言内容若历历未验,则更形同原无。

最麻烦的,就是看上去好像时准时不准的预言。浸泡在中华深智文明海里的正统汉字预言,表面意思【即:不用解汉字谜正法就能大致看明白的字面意思】往往都照顾得显隐适度,也就几乎没有这个问题。再加上(正统)汉字、(几乎无所谓是否正统的)西方两类预言在有、无系统严格创作办法(或者也未尝不可归结为“内部组织纪律”)一事上截然不同状况的始终现实存在,导致西方非大白话预言【《百诗集》为典型】的破解状况,相对此方而言,长期以来斑驳、杂乱,西方人从而普遍憨厚地认为预言的几乎任何将来内容(或至少其程度)都是可以通过众人的扭转努力来显著改变的。如今著名的西式大白话预言,偏偏还多是在这一糟糕气氛达于根深蒂固的近代才写成的。

此外,从已知研究成果来看,《百诗集》本身还有一个作者故意打乱内容排列的讨厌问题。【过长的《格庵遗录》在次序方面的麻烦则主要是重复内容太多,颇不干脆。】

正统汉字预言作者们和Michael de Nostradamus、Edgar Cayce等主流西方预言者们,显然属于两种人群。西方预言者基本上是“游兵散勇”式的——拣字造句鲜见严格章法,毫无团体默契可言,也都没有经得起推敲的目的性。【其“警告世人”标榜的背后,往往只是自己在遏制炫耀欲望方面的无能、对“救世主”地位的暗自觊觎、又或者是对出版收益的渴求……】正统汉字预言作者们,一概不注实名,绝无通过制作预言博取世俗名、利的欲望表示,说明他们一体严以自律;其作文方法(或可对应“解汉字谜正法”称作“制汉字谜正法”)、止期及重心设定严格统一【唯《烧饼歌》纯虚字似略嫌多些】,对各历史时期的赞否起伏方向大体保持一致,本人姓名及别署等重要私人信息多涵容于文章首尾,有力地说明了他们在预言制作手法和授给目的方面的充分默契性。

正统汉字预言的制作目的,简单来说:完全不是什么“警告世人”,它们根本就只可能是为竭力证明对世界(/中国/中华文明)的未来的重要性而创作的。

时维西元2010:天地异象及人祸恶果昭显程度始剧增之年,本人谨以大明、大清两朝正统汉字预言今世唯一共同守护人暨其作者唯一借预言文通力保护者之身份,衷心希望本文的探索思路和最终得出的大概率可能性推论能对西方预言研究界正本清源、改善方法提供还算及时的有益帮助。

2010—05—21(小满)
释迦牟尼佛诞日
于 能精明所

印地安人《霍比预言》相关(3)-《预言石》

预言石

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奥莱比(Oraibi)附近,有一块被称为「预言石」的石刻,所刻画的内容以象征手法表达了许多霍比部落中已有上万年历史的古老预言。霍比是一个古老的印第安人部落,他们的祖先流传下来许多关于人类的起源、历史及未来的预言。他们没有用文字,而是代代以口述之法相传。

约在50年代有人将其第一次用英语公布于世。

转自:推背图研究 1937 https://www.tuibeitu.net/

由于年代久远,很难有人能对右图中最左边放射光明的圆圈及中间的卍符号(形同佛家万字形)做出恰当解释,有些相关介绍甚至将其去掉,只解释中间部分,而今天的许多印第安人也已经不能理解,或者不相信这些预言。现在我们将以往对预言石的理解综述如下,供读者参考。

一种简明清楚的解释如下:左边的大人象征伟大的高级生命(Great Spirit)手指此预言,两条水平线指两条不同的发展路线:上边的线象征没有精神约束、平衡的科技之路,下边的线象征精神之路。

垂直有三条竖线,第一条是此预言的开始时间,第二条表示某个时间人类将决定走哪条路:上面的实证科学之路,还是下面的精神之路;下面区域线上的两个圆圈象征两次世界大战。最后一条粗的竖线是今天我们人类最后一条决定走哪条路的时间。如果选择物质之路,结果将曲折而导致毁灭。而如果选择精神之路,结果将和平而和谐。

另一种解释是:左边的大人是伟大的神灵,他左手腕的手势代表他对霍比部落要求放下武器的训示,高级生命右边的竖线象征以成千上万年为计的时间比例,线上高级生命所触的一点是他将回来的时间。

高级生命所开辟的生命之路分为下面窄些的与自然和谐融洽的连续生命之路,和上面宽些的一条白人的科技成果之路。十字之上,两条路之间的竖线指白人的到来,十字是基督教义,十字下的小圆圈代表连续不灭的生命轮回。上面一条路的四个小人,一层含义是代表过去的三个世界和现在;另一层含义是表明部分霍比部落的人将受白人表面文明的诱惑而走向白人的道路。

下面这条生命之路上的两个圆圈是「高级生命之手在撼摇整个地球」(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图最左边太阳之中的Swastika,与古老的佛家符号相同,佛家中用黄色,这与纳粹符号转向相反,而且纳粹用黑色。而图最右边是十字结构(Celtic Cross)。据说此标志为基督教所用,用红色;而纳粹所用的是黑色。据说这个十字结构象征着Pahana的两个帮助者,Pahana是印第安人的真正的白色兄弟。

两条生命路线之间的第三条粗竖线代表人类在科技之路走向曲折之前返回自然的最后一次机会。随后的小圆圈即是霍比人所说的「生命大淘汰更新期」,也就是现在。再之后,谷物繁荣生长,高级生命重回地球,生命之路永恒不灭。

 

我们的破解综述

现在我们将以往对预言石的破解综述如下:时间顺序从左至右。转自:推背图研究 7705 https://www.tuibeitu.net/

水平方向代表以千年为单位的时间轴。

最左边的圆圈及中间的万字符是宇宙的起源,左边的巨人象征着伟大的神灵,两条水平线上面一条线象征白人带来的没有精神约束的科技之路,下边的线则代表与自然和谐的精神之路。

图中有三条竖线。

第一条是此预言的开始时间。

每一个圆圈都是指生命的淘汰与更新时期。

最左边的小圆圈是指本次文明开始时的一次人类淘汰,或许与传说中的大洪水事件相吻合。

十字之上,两条路之间的竖线指白人的到来(十字是基督教义符号),也指此时人类将决定走哪条路,是实证科学之路还是精神之路。上面一条路的四个小人代表过去的三个世界和现在。

另一个含义是人类将受白人表面文明的诱惑而走白人的道路。

下面横线上的两个圆圈象征两次世界大战。

两条生命路线之间的第三条粗的竖线是最终(也就是今天)决定走哪条路的时间,它代表人类在科技之路走向曲折之前返回自然的最后一次机会。转自:推背图研究 4928 https://www.tuibeitu.net/

如果选择物质之路,生命之路将曲折以至毁灭。

而如果选择精神之路,人类将走向和平而和谐。

随后的小圆圈即是“生命大淘汰更新期(Great Purification)”。再之后谷物将繁荣生长,伟大的神灵重回地球,生命之路永恒不灭。

 

对于珍贵的预言石刻,霍比民族认为那是人类起源时神告诉他们的话。很久以前,霍比人就在讲述这些事情,祖辈子孙,代代相传,他们所讲的就是我们今天生活的时代。他们说,能够在这个时候生活在地球上的人是最幸运的,此时一切物质都处在淘汰净化期。虽然会是十分的艰难,可是能生存在这个时代并见证这一切,却是无比荣耀的。

值得一提的是,霍比人所说的「生命大淘汰更新期」,这是诸预言的共同点,其中以玛雅预言最特别,因为连年代都明确表示。

(原文请参考 http://www.welcomehome.org/rainbow/prophecy/hopi1.html and http://www.v-j-enterprises.com/hopi.html)

印地安人《霍比预言》相关(2)-霍比部落

霍比部落

北美印第安人并不是一个单一的民族,而是由许多不同的部落组成,语言、文化、历史彼此相似而又不尽相同。另外有许多人认为印第安人与亚洲黄种人很有渊源。在印第安人各民族中有许多预言和传说,尤其是霍比(Hopi)部落,被喻为历史的记录者。他们通过口传等方式记录了许多古老的印第安传说,著名的霍比预言就是其中之一。

霍比部落是一个古老的印第安部落。他们的祖先大约在五千到一万年前从墨西哥迁移到亚利桑那州。目前,霍比族主要生活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北部的霍比保留地(Hopi Re-servation)。

「霍比」的原意是「和平的人民」(People of Peace)。他们是一个拥有悠久信仰传统的民族,他们一年四季都会举行不同的宗教圣典。霍比人从祖先那里流传下了许多关于人类的起源、历史及未来的预言。约在五○年代,有人把它第一次用英语公布于世,其中包含很多关于历史的预言,如前两次世界大战都预测得十分准确。

霍比族认为,我们人类已经过了四次不同的文明交替,其有关人类起源的传说,和西方《圣经》中的说法有类似之处。大体讲起来是这样的:世界本来只是无终止的空间,没有头尾,没有时间,没有生命。造物主(Taiowa the Creator)首先造了Sotuknang(一个神,被称为造物主的侄儿),Sotuknang在造物主的指导下,创造了各种固态物质、七个宇宙、水和空气。之后Sotuknang又造了Spider Woman,并用泥土造了四种不同肤色(黄、红、白、黑)的人。Sotuknang给了这四种不同肤色人智慧、再生能力和不同的语言,并让他们去不同的方向迁移和生活。Sotuknang告诉四色人种:「我给你们这一切,就是让你们幸福生活。但有一个要求,你们在任何时候都要尊敬造物主。尊敬造就你们造物主的博爱,只要你们活着,就别忘了这些。」这些人被称为第一批人(The First People),他们所居住的世界被称为第一世界(The First World)。转自:推背图研究 9752 https://www.tuibeitu.net/

后来,这第一批人中有好多人忘记了Sotuknang的教诲,而不再尊敬造物主,这样一来,第一世界最后就被大火毁灭了。有一部分道德高尚的人幸存下来,进入了第二世界(The Second World),尽管第二世界不如第一世界美好,但第二世界还是很不错的。这时期人类向四面八方迅速繁衍,人们经常歌颂造物主。

渐渐地,人们的私欲越来越大,他们逐渐不再相信造物主。不久,第二世界就被造物主用冰冻毁掉了。造物主又造了第三世界(The Third World)。从第二世界幸存下来的人就在第三世界里生活,繁衍后代。

最后,人们的道德又下滑了。人们把自己的创造力用在了邪恶的方面,从而导致第三世界被大洪水毁掉。幸存者进入了第四世界(The Fourth World)。这些幸存者就是我们现在的这次人类文明。

上次人类文明被淘汰的主要原因是人类的腐败、私心变重,以及不相信伟大神灵的教诲。霍比族认为,上次大洪水几乎淹没了所有人类,只有少数几个相信伟大神灵的人活了下来。伟大神灵告诫他们要坚信伟大神灵的教诲,霍比族和这位伟大神灵曾立下神圣的誓约:我们永远遵照你的教导去做。对于霍比族而言,造物主的天法是永恒不变的。

下面就让我们来看一看霍比人许多具体的论述。转自:推背图研究 994 https://www.tuibeitu.net/

 

地水火风与四色人种本同源

霍比文化所涉及的历史渊源很深。其有关地、水、火、风的论述时期甚至比佛教徒所知道的四大(地、水、火、风)要早得多,而人类起源于同一肤色的讲法更超越了现代的历史认识和一般宗教的理解。

本节内容结选自李?布朗在西元1986年北美土著会议上的讲稿内容(Talk Given by Lee Brown in 1986 Continental Indigenous Council)。虽掺入了许多他个人的想法,但还是可以依稀看到霍比神喻的原意。

霍比民族在北美大陆的历史有多久远还无人能知,据说他们的预言石刻经测定有50,000年的历史。他们说:「矿物质、岩石有一个循环周期;植物也有。而我们现在正处在动物循环周期的结束和人类新一轮循环周期的开始。」

「当我们进入这一轮人类的轮回,我们与生俱有的伟大的潜能将从我们的光与灵中释放出来。但是我们现在正接近这一轮动物轮回周期的结束,我们知道了动物在地球是怎么回事。」

「很久以前,在此次轮回周期的开始,伟大的神灵降临到地球,他召集人们到一个现在已沉入海底的岛上,他对人类说,我要把你们送到四个方向,并逐渐地使你们的肤色变成四种肤色,我要给你们一些教导,你们将称它是上天的训示,当你们再次相聚时,你们要分享这些教导,以使你们能和睦地生活在地球上,这将是人类文明的开始。」

他接着说:「在此次轮回里,我将给你们每一方向上的人种两个石刻,你们不得把它丢弃,否则,不仅仅是人类将承受很大的磨难,整个地球也将会灭亡。」

「他给每一方向的人类一个职责,我们把它叫做『守护者』。」

「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伟大的神给每一个人种两块石刻,我们印地安人把它们保存在亚利桑那州的霍比保留地的一个耸立的高台之上。」转自:推背图研究 4198 https://www.tuibeitu.net/

印地安人《霍比预言》相关(1)-《霍比》

以下这段著名的霍比预言,1959年第一次以手册形式在几家Methodist和Prestbyterian教堂中流传,其中部份预言1963年由Frank Waters出版为《霍比》一书。

此书讲了这样一个故事,1958年夏的一个热天,一个叫杨大卫(David Young)的牧师驾车在沙漠上的一段高速路时看到一位印第安老人,大卫停车表示愿捎老人一段路,老人点头同意。

车上几分钟的沉默后,老人讲:

“我叫白羽毛,古老的印第安熊族的霍比人。我以我漫长的一生走遍这块土地,寻找我的兄弟,从他们那里我同时学到很多充满智慧的东西。我已沿着先人足迹走过了那些庄严的我们人的路,住在东边森林湖泊的人,北边冰和长夜的土地,南边我兄弟们的父亲们许多年前石头建成的祭祀圣地。通过所有这一切,我听到了过去的故事,和将来的预言。今天,许多预言已经发生,成为过去的故事,只有很少还没有—过去在变得越来越长,而未来越来越短。”

“现在白羽毛快死了。他的儿子们都已经和他的祖先在一切,不久他也会过去了。但可惜没有人剩下了,没有人再去背诵祖先留下的智慧再传给后人了。我们的人已经厌倦了过去的习俗—那些大型庆典讲述我们人的起源,讲述我们如何来到这第四轮的世界。而这一切几乎都被抛弃了,遗忘了。尽管这遗忘也已经被预言了。时间越来越短了。”转自:推背图研究 4152 https://www.tuibeitu.net/

“我们的人在等待巴哈那(Pahana),我们在天上的星星散失的白人兄弟,就象我们在地上的兄弟一样。他们不是象我们现在知道的白人一样,这些白人凶残而贪婪。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被告知等待他们的到来,我们还在等巴哈那。”

“他将随身带来符号象征,这符号就是老人们现在宝藏的圣石上缺失的那块。那符号是在他离去时给他的,靠这符号我们就能识别他,找到我们的真正白人兄弟。(霍比预言:经过漫长岁月后,白人兄弟的肤色可能会改变,但头发始终是黑色。)”

“第四轮世界马上就要结束,第五轮世界就要开始了。这点每个地方的老人都知道。这些年来很多预兆已经得到验证,只有很少还没有发生。”

“这是第一个预兆:我们被告之会有白皮肤的人们来,象巴哈那一样,但这些白皮肤人不象巴哈那一样生活,他们掠夺不属于他们的土地,他们用闪电去打他们的敌人。”

“这是第二个预兆:我们的土地会看到叱叱嘎嘎作响的旋转的轮子。我父亲年轻时亲眼看到了这则预言的实现——白人用马车携带家眷穿过平原。”转自:推背图研究 9319 https://www.tuibeitu.net/

“这是第三个预兆:一种新奇的野兽,长得象野牛(Buffalo)但有大长角,会大群的在地上跑。这些白羽毛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白人的牛群来了。”

“这是第四个预兆:土地会被铁蛇纵横交错贯穿。”

“这是第五个预兆:土地会被一张大蜘蛛网纵横交错贯穿。”

“这是第六个预兆:土地会被石头砌成的河流纵横交错贯穿,这河在太阳下会变出图画。” “这是第七个预兆:你会听说大海变黑,许多生物由此死亡。”

“这是第八个预兆:你会看到许多年轻人,象我们的人一样留起长发,来参加部落国家,体验他们自己的方式与智慧。”

“这是第九个和最后一个预兆:你会听说在天上的居住地方,在地球上,掉下来摔的粉碎。就象一颗蓝色的星星。这之后不久,我们的人的庆典仪式就要停止。(我们这样破译这些预兆:第一个预兆是枪。第二个预兆是拓荒者的带篷马车。第三个预兆是长角牛。第四个预兆描绘了铁路路轨。第五个预兆是我们的电缆和电话线的生动图画。第六个预兆描述了混凝土高速公路和公路上阳光折射下的海市蜃楼效果。第七个预兆预示了海洋原油泄露。第八个预兆清楚地指出了60年代的嘻皮士运动。第九个预兆是1979坠地的美国航天太空实验站。据澳大利亚目击者看到,它燃烧着蓝色的火焰。)”

“这些是大灾难来临前的预兆。整个世界会地动山摇,白人要和其他土地上的其他人打仗–和那些最先拥有智慧之光的人打仗。会有很多柱的烟与火,就象白羽毛看到离这边不远的白人在沙漠搞的一样。只有那些来的人会引起疾病和大面积死亡。许多我们的人,理解预言的人,是安全的。那些呆在和居住在我们人的地方的人也是安全的。然后很多都要重建。再然后——紧跟其后——巴哈那就将回来。他将带来第五轮世界的曙光。他会将他智慧的种子种入人们的心。其实现在种子已经在播种了。这些将为走入第五轮世界铺平道路。”

“但白羽毛看不到了。我老了,要死了。你——可能会看到他。时间会来的,会来的……”